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一辈子做你的雪人
2021-02-15 13:45:01

  好冷,这个冬天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是不是连苍天都听见她内心哭泣的声音,便洒下更多的寒冷,来让她的泪水凝固,停止思念。但纵使天寒地冻,她心中的泪也会带着暖暖的温度留向她记忆中与他有关的所有章节。   一到冬天,她就会早早的起床。她住在一个僻静的地方,远离了喧闹,离开了灯红酒绿的闹市。床头边的书桌是她确定其他所有室内事物的坐标,书桌对面是一个暖炉,每当她绕过那个暖炉,都会触碰到暖炉旁的风铃。风铃每每叮当乱响,她都会很享受般的侧耳聆听。暖炉一旁是房门,房门一边是一扇敞亮的窗户,她看不到光,却能感受到和煦的阳光在她身上洒镀了一身的金色,美极了。这是每天她必作的功课——静静伫立窗前,仰头望向太阳的方向,然后平视前方,因为她知道,在雪地里有一个雪人正在冲她微笑。尽管,不管她往哪里看,她的视野都永远是白茫茫的一片。   记忆的闸门就在这一刻悄悄开启。她曾是一个性格孤傲的公主,身后的追求者无数,她却完全无视他们,她对爱情并没有急切的需求。这一年的这一天,她自己一个人徜徉在校园里,雪后的校园披上了银装,一片的雪白。她喜欢雪,喜欢白皑皑的纯净的世界。远远的,她瞧见一个可爱的雪人立在雪地里。她喜欢雪人,她还一直记得童年时期那部感人的动画片《雪孩子》,她更忘不了,她已过逝的父亲每到冬天都会在家门前堆一个雪人,但是这些年来,再也没有人给她堆过雪人。她觉得当雪变成了“人”也就具有了生命,她愿意跟它静静的对视,她总感觉那没有嘴巴的雪人在跟她笑。她小心的迈着步子朝雪人走去。这个1米多高的雪人有一个圆滚滚的身体和一个浑圆的脑袋,鼻子是一根削尖的木棍,却没有眼睛。她静静的看着,静静的欣赏。“你也喜欢雪人吗?”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从她的侧后方传来。她没有说话,以为又是哪个追求者在有意跟她搭讪。对这种她不屑一顾的人,她的态度比雪还要冷。   男孩走过去,在雪人的脸上摁上了两个石子,成了雪人的眼睛。“好了,我的杰作完成了!”男孩笑着说,她惊讶的转过头,她终于肯正视他了,“你堆的雪人?”“你觉得还会有别人这么无聊吗?呵呵。”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这个雪人就像我小时候爸爸堆过的那个!”女孩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噢,很抱歉,我刚才是自嘲,别介意!”男孩有些尴尬,“爸爸已经不在人世了!再也看不见他堆的雪人了……”她顿了一下,眼睛里已经有眼泪在打转,“这个雪人好像爸爸堆过的那个!”男孩静静的看她流泪,她静静的在男孩面前伤心。男孩递给她一个手帕,她轻轻的拭去泪水,还给了男孩,她开始悄悄地打量起这个朴实而英俊的男孩子。   突然天空中又开始下雪了,他们仰头看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他情不自禁的朝天空呼喊了一声“雪,你好啊!”她看着这个大男孩的举止,噗哧一声笑了,两滴泪悄悄地又滑落了下来。男孩傻傻得笑着,像一个孩子,他一边傻笑着一边转头看了一眼女生,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他被这个美丽的女孩深深地吸引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女孩,拿着手帕去拭掉女孩脸上的泪。女孩一直沉默,凝眸注视着男孩。男孩的动作很轻缓,当他发现女孩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的双眸的时候,他的手停滞了下来。两人四目相对,身上头上甚至睫毛上都落上了一层雪。转而,两人都笑了。“你好美!”“你也是。”男孩腼腆的笑了笑,手中的手帕攥得更紧了,“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良久,女孩说:“你能天天给我堆雪人吗?”男孩又激动又感动地说:“只要你喜欢,只要天空一下雪,我一定会为你堆雪人”……   驻立窗前的她眨了眨眼,从记忆里回到现实。她把手贴在窗户上,窗户上的冰被她手上的温度化成了一层水。她知道,外面又下雪了。她轻轻的拉开门,踏过门前撒上了沙子的一层冰,来到屋外的雪世界里。她约摸着雪人可能所在的位置,一步一步地缓慢的朝那个方向移动。她终于触摸到雪人了,树枝做的鼻子,石块做的眼睛。她把手缩回来,静静的站立着,记忆的闸门再次打开了。   他们因为一场雪和一个雪人变成了恋人。以后的日子形影不离,亲密无间,她总调侃他:“你猜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吗?”“因为我会天天给你堆雪人啊!”男孩说,“你知道吗?你长得就很像雪人,这张脸好好的给姑奶奶我保养着”男孩有点窘,女孩哈哈大笑起来。校园里的男生女生总会朝他们投来复杂的眼神,有羡慕,也有嫉妒。那个冬天是他们三个一起度过的——他、她还有它。她生在冬天,每到她的生日那天,他都会做一个雪人型的蛋糕送给她。后来他们一起毕了业,一起参加了工作。他和她来到了一个寒冷的城市,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买了一个二层小屋,他们年年等待天上下雪。只要外面一下雪,地上就会积起厚厚的雪,他就会给她堆雪人,树枝做的鼻子,石子做的眼睛,没有嘴巴。   这一年的冬天,又到了她的生日。他工作到了很晚,突然想起,蛋糕还没做,已经来不及了。他走了很多蛋糕店,但都已经打烊了。他到处找啊找啊……她正在家里等着他回来,一桌丰盛的晚餐都已经凉了,他却没有回来。   他失踪了。她没有到处寻找,她怕他回来见不到她,会再次失踪。整个冬天她都在望着那片雪地,希望在皑皑白雪之上能看见一个雪人,说明他回来了。她每天的日子都是这样度过的,有一天她望着那片雪地,视野突然模糊起来,接着眼前变成了一片白色——除了空荡荡的白色,什么都没有了——她得了雪盲症……   但是,对她来说,变成盲人都已经无所谓了。见不到他,她的世界早已经失去了颜色。可是,她还是在等待,等待有一天他会打开房门,然后对她说:“亲爱的,我回来了……”可是这一天一直没有到来。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生活,幸好,她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一个聋哑人,搬了过来跟她一起生活,在生活上给她关照。   记忆再次隔断。她发现自己在雪人面前停留了好久,刚要回屋,她听见了后方的雪地上传来笃笃的踏雪声,然后声音消失了。“扶我回屋好吗?”她说,那人扶着她回了屋。“雪人是你堆得对吗?”朋友不说话。“我的男朋友以前也总会为我堆雪人。”顿了一下她说:“你堆的雪人跟他堆的那个好像啊。”突然她听见了啜泣的声音,是男人的声音。“是你吗?你回来了?”半晌,男人说话了,“抱歉,过去的冬天没能为你堆雪人。”男人的声音沙哑,但她还是听出来了。瞬间,她的脸庞被泪水打湿了,男人帮她拭泪,这手帕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这不正是他们定情那天他为她拭过泪的手帕吗?,她哭着说:“为什么失踪这么久,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那天,我工作到很晚,突然想起来还没给你准备雪人蛋糕。我走遍了大大小小的店铺,终于找到一家没有关门的,我恳求老板给我做了一个雪人蛋糕。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你等待我回家的焦虑和即将看见生日蛋糕后的兴奋!就在我忘乎所以的时候,一辆卡车把我撞晕了,醒来的时候我的身上缠满了绷带,后来我发现自己已经毁容了,声音也变得沙哑了。我觉得我再也不是那个你眼里的雪人了,所以我决定忍痛离开你,让时间淡化一切,让你能彻底忘掉我。”他咳了一下,说“但是我又很矛盾,我担心你一个人没法生活,后来我听说你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所以就央求你的聋哑朋友过来照顾你。她人很好,答应了我的请求。过了一段日子,我觉得时机成熟了,便要求自己代替他来照顾你。你什么都看不见,对方又是聋哑人,我认为只要我不开口说话,你就不会有所怀疑。我依然希望自己在你心里像一个雪人,一个不需要嘴巴的雪人。可是我发现你依然在等我,所以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堆了一个那样的雪人暗示你我回来了/”   “所以现在每天陪在我身边照顾我的人正是你?”   女人忍住眼泪,定了定情绪,说“可是你知道吗?从暖炉旁多出来一个风铃,门前冰雪上多出来一些沙砾那天起,我就发觉我的生活又回到了以前那样,有一个人愿意为我堆雪人。有人怕我被炉子烫到,所以挂了一个风铃;有人怕我出门滑倒,所以每天都会洒一些沙子在冰上面。我的耳朵已经十分灵敏了,连你的气息都不会逃过我的耳朵,更何况,我早就应该想到,除了你,还有谁能为我做这一切呢?”哽咽了一下,女人说:“我之所以不说穿,是我不想改变目前的状况,我想,就算这个人不是你,起码他像你一样明白我的心。我不知道你会在我身边呆多久,我怕你再次人间蒸发。”   男人伸出臂膀揽过女人的腰际,她顺势倒进他的怀里,轻抚着他的脸,触摸到的每一道伤疤都像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上。   男人想起了他们相识的那一幕,轻轻托起女人的下巴说:“你可以继续做我的女朋友吗?”女人说:“你能天天为我堆雪人吗?”男人哽咽着说:“只要你喜欢,只要天空下雪,我一定都会为你堆雪人!。”   “要是天空不下雪呢?”女人依然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她那失去了视力却依然会说话的双眼直视着窗外雪人的方向,眼睑的泪花再次滑落。   “那就让我做你一辈子的雪人吧。”男人也在注视着雪人,声音很温柔,虽然沙哑,依然充满磁性。   “没有你的日子,我的视野当中已经堆满了雪。就在这一刻,我看见一个雪人从这堆雪里长了出来……”女人半感慨半认真地说。她转过头来,笑看着男人的双眼。男人发现她的双眼又恢复了神采。   “你的样子还是那么憨,不过,好像更多了几分沧桑感……”女人笑看着男人的脸。男人惊讶的想松开手,这一刻他感觉不知所措。女人又挽回他的手,搁在自己的手背上。   “说过的要算数,做我一辈子最爱的雪人”女人动了动脖子,头从男人右侧的胳膊移到左胳膊上,眼睛依然凝视前方,她在欣赏那个她好久都没有看见的雪人。   “亲爱的,你的视力已经复原,可我的脸……”男人的话语间带着几丝不安,声音微微颤动。   “在我心里,你早就已经是一个永远都无法融化的雪人了”女人的声音很平静,语气中透出一份释然。   男人紧紧搂着女人,她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外面冰天雪地,屋内温暖如春……

学校管理软件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