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追魂梳
2021-04-01 19:16:25

1老食堂

刘炎宾手里拿着一本恐怖杂志,从寝室里走出来,径直向已经废弃的、被同学们称之为老食堂的地方走去。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操场上一个人影都没有,黑漆漆的食堂大门虚掩着,里面静得有点儿可怕。

他今晚约了自己的女朋友肖婷,只要从食堂的后门走出去,就可以翻过围墙到达灯火通明的夜市了。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很久了,可肖婷却一直没有露面。刘炎宾独自坐在大厅里的一条凳子上,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杂志。杂志中的故事叫他一阵阵地头皮发麻。

忽然,杂志的最后一页空白处,一行用铅笔写的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如果你已经看完了本杂志的全部内容,一定记得拨打此电话,否则很容易被恶鬼缠身哦!

下面还写着一个很奇怪的电话号码,好像是两个手机号码的罗列。

“谁这么无聊!”刘炎宾在心里笑了笑,合上了杂志。

这时候,头顶的灯忽然闪了几下,然后“啪”地一声熄灭了。黑暗一瞬间吞没了整个大厅,刘炎宾吓得差点儿跳起来,慌忙地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几乎就在同时,大门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声响,一条黑影从外面缓缓地走了进来。

“肖婷,是你吗?”刘炎宾颤声问道。

来人没有回答,很快地走到了刘炎宾的身边。

刘炎宾被吓了一跳。虽然可以肯定是肖婷,但此刻她的一张脸惨白得可怕,明显变得瘦弱不堪,高高的颧骨好像要撑破皮肤,上面布满了黑紫色的血丝。

“肖婷,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刘炎宾吃惊地问道。

肖婷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定定地看着他手里的那本杂志,忽然问道:“你从哪里弄到的这本杂志,大半夜的,为什么把它拿出来?”

“怎么了?”刘炎宾不解。

“晚上不要在这种地方看鬼故事或者恐怖片,你难道不知道吗?”肖婷的语气很生硬,这叫刘炎宾不由得一怔:这个平时文文静静的女孩今晚怎么了?

“这个食堂本来就不太平,你居然还敢拿着这样一本杂志。你想找死吗?”肖婷继续大声说道。

刘炎宾更加疑惑起来,一时间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快走,不要呆在这里。”肖婷忽然拉起他的手,急急忙忙地向大门口走去。

肖婷的双手冰冷而坚硬,身上也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就像一个在太平间里被冰冻了好几天的死人,这让刘炎宾产生了一丝恐惧。正要询问,忽然,大门口的黑暗里升起了一团黑色的烟雾,一条淡淡的影子居然从烟雾里缓缓地飘了出来。

尽管看不清黑影的脸,但刘炎宾还是可以感觉到,黑影的样子极为恐怖。

“不好,我们真的遇到鬼了!”肖婷忽然大喊一声,拉着刘炎宾就向食堂后门逃去。

2奇怪的号码

二人刚刚来到后门,就同时被惊呆了: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封死了,厚重的大门上挂满了灰尘,旁边一张已经脱漆的桌子紧靠着墙壁,上面居然趴着一只拇指大小的黑色蜘蛛。

回过头来,那条淡淡的黑影正慢悠悠地飘过来,就像是一枚随风飘舞的、硕大的人形枯叶。

“快,爬上窗户!”肖婷用力地推了一把刘炎宾,自己则迅速地转过身子,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砖头,就对着黑影扔了过去。

刘炎宾顾不得害怕,飞快地爬上桌子,正好可以够到窗口。他用力地爬上去,回头打算拉肖婷,却吃惊地发现,肖婷正紧靠着桌子,表情冷峻地和黑影对峙着,根本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肖婷,快上来。”刘炎宾大声喊道。

肖婷却并没有回头,一只手在背后挥了挥,示意刘炎宾快走。

就在这时,前面的黑影忽然跳了起来,它身后的浓雾转眼间就滚了过来,把肖婷紧紧地包裹在里面。浓雾里传来一阵怪声,一股焦糊味从里面冒出来。随着肖婷的一声惊叫,刘炎宾被吓得从窗户上掉到了外面。

等到他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够不到窗口,冰冷的墙壁连一点儿可供攀援的地方都没有。

“肖婷!”刘炎宾呼喊着,沿着墙壁以最快的速度转回到大门口。可一踏进大门,他就惊呆了。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刚刚来过的大厅,而是一条窄窄的走廊。走廊的墙壁上落满了灰尘,显示着这里好久没有人来过了。黑暗如山般倾倒在他的面前,叫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刘炎宾按亮手机电筒,摸索着向前走去,他可不想把肖婷一个人扔在这里。

走廊很长,脚下的地板高低不平,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灰色的水泥。越往里走,寒意越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刘炎宾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在一处墓地。

然而,走廊还是到头了。一面黑乎乎的墙壁挡在了他的面前,而身后的出口处,已完全被黑暗吞没。

刘炎宾蹲在地上,颤抖地摸索着,希望可以找到出口。可墙壁上连一条缝隙都没有,他失望地抱住了脑袋。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翻开那本已经被汗水浸湿的杂志,翻到最后一页,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居然很快就接通了。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助解决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女声。

顾不得询问对方是谁,刘炎宾就慌忙地讲述起自己的遭遇。话没说完,女声就打断他:“我已经知道了,因为你在午夜的时候读这种故事,身上的阳气被恐惧冲散,所以才会招来恶鬼。根据你的描述,你的女朋友也很值得怀疑,也许她本身就是一个恶鬼。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离开那里,然后给她打个电话,最好约她出来,以确认我的推测。”

电话挂断了,刘炎宾蹲在地上,略略犹豫了一下,就跳起来飞快地向大门口跑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3.她是谁

跌跌撞撞地逃出老食堂,刘炎宾一口气跑到操场上,定了定神,这才把电话给肖婷打过去。很快,肖婷带着一丝睡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现在在哪里呢?”刘炎宾问。

“这大半夜的,我不在寝室,还能在哪里?”肖婷反问道,“我不是给你发过短信了吗,你没收到吗?”

刘炎宾怔住了,难怪自己刚刚见到的那个肖婷会有那么大的变化,莫非她真的是鬼?可她明明是在救自己啊!

听完了刘炎宾的讲述,肖婷也不禁疑惑起来。略略停顿了一下,说了句:“等着我。”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刘炎宾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关掉手机电筒。

没多大功夫,一脸困倦的肖婷就跑来了。

“你说,你见到了一个和我长相差不多的女生,还是她救了你?”一见面,肖婷就急忙问道。

“是啊。”刘炎宾点点头回答。

肖婷的神情变得很严峻,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谢思丽,我和她是高中时候的同学。“

原来,肖婷和谢思丽在高中的时候,就因为容貌生得很像而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可谢思丽有病,高中还没有读完,就辍学了。

肖婷考上大学之后,还去看过她,那时候谢思丽已经病得很严重,瘦弱得吓人。肖婷来读杂志,给她发过几张自己大学校园的照片,可谢思丽一直没有回复。

前几天,肖婷听一位同学说,谢思丽已经死去了,她还为此难过了好几天。

”这么说,谢思丽假冒你,其实是来帮助我?“刘炎宾问道。

肖婷没有回答,双眼望着黑漆漆的老食堂大楼,若有所思。

”我也曾经听说过,半夜的时候最好不要看鬼故事,否则会引来恶鬼。“肖婷说道,”可你又怎么会引来谢思丽呢?如果真的是她,她回来后应该来找我啊。对了,那个电话,是怎么回事?“

经肖婷的提醒,刘炎宾才猛地想起那个奇怪的电话,急忙翻开通话记录。又按照肖婷的办法,把电话打过去。

”恭喜你已经成功地逃出食堂。“接电话的还是那个声音很好听的女生,”我已经调查过了,那个救你的女生就是谢思丽,可由于她阻挡了恶鬼抓你的行为,已经被那个恶鬼抓走了。现在就被囚禁在食堂的大厅里,可能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了。不过,这些是鬼魂之间的事情,你们还是不要理会吧。“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又是怎么把电话号码写到杂志上的?“刘炎宾生怕对方会挂断电话,急忙问道。

”这些只是巧合,因为有很多人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读杂志,难免会招来不干净的东西,我只是想要帮助这些人而已。“对方语气平淡,但却叫刘炎宾的心里不由地一动。

”那么,你能告诉我该如何救出谢思丽吗?“刘炎宾只觉得自己的浑身滚烫,他看了一眼神情焦急的肖婷,问道。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不紧不慢地回答:”如果你非要这样做的话,我可以帮助你,但是我同时也要提醒你,那里很危险,弄不好你和肖婷都会被恶鬼抓去,你真的敢去吗?“

”敢!“刘炎宾咬着牙回答。

按照电话里女生的吩咐,二人各自跑回寝室,拿来了平时自己最喜欢的一件小东西。

4.寻找她的魂

再次推开老食堂的大门,刘炎宾和肖婷已经是浑身冷汗。二人紧紧地抓住对方的手,沿着走廊向前慢慢地移动。

刘炎宾的手里拿的是一支铅笔,因为他平时喜欢画画,这支笔可以算作是接触最多的学习用品。而肖婷手里拿着的,却是一把小巧的梳子,这把梳子是她的最爱。用电话里女生的话说,就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上面沾满了灵气,必要时,也许可以救他们的命。

肖婷拿这把梳子其实还有另一层原因,那就是这把梳子是谢思丽买给她的,而且,当时买了两个,另一把在谢思丽自己的手上。

二人终于小心翼翼地来到了走廊的尽头,沿着墙壁的边缘摸索着。果然如电话里女生所说的一样,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那扇小门。

这是一扇几乎和墙壁相同的小门,如果不是有人提醒,他们真的很难找到。推开小门,一阵冷风迎面扑来,叫二人不由打了个激灵。

”这就是通向大厅的入口?“肖婷瞪大双眼,努力地向里面张望着,可是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根本看不到一丝光亮。

”你们现在走进去,记住,不要弄出任何声响,更不要打开手机。走出小门之后,你们就会看见囚禁谢思丽的东西了。“忽然,刘炎宾的电话里传来那个女生的声音,把二人吓了一跳。原来,刘炎宾竟然没有关闭手机。

”如果那个恶鬼也在那里怎么办?“刘炎宾急忙问道,却发现手机屏幕已经一片漆黑,没电了。

”走!“刘炎宾鼓起勇气,俯身钻了进去。

小门前面的甬道更加狭窄,而且好像是一直向下面伸展。刘炎宾明白了,刚才的走廊一定就是食堂的储物间,而这里却是向食堂运送各种蔬菜的通道。设计者的匠心没想到却成了恶鬼加以利用的工具。

终于接近了出口,宽阔的大厅就在眼前。这里的光线略明亮一些,废弃的桌椅在朦胧的光线中就像一个个久病的老人,孤独地蹲在地上。

”你看,那是什么?“肖婷忽然一把拉住了正要钻出去的刘炎宾,声音颤抖着问。

顺着肖婷的手指,刘炎宾看到在大厅的角落里,一个黑乎乎的物体稳稳地放在那里。物体的样子很奇怪,就像一个方方正正的巨大木匣,上面涂着深紫色的油漆。一个厚重的盖子严严实实地盖在匣子的上面,而在那木匣子的顶上,居然还写着几个很大的字,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二人还是依稀辨认出来了:爱女,谢思丽之灵位。

那竟然是一口棺材,一口散发着腐臭味的、已经开始腐烂的棺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5.她骗了你们

”那口棺材一定就是囚禁谢思丽的地方了。“刘炎宾指着棺材,虽然很害怕,但他还是亳不犹豫地对肖婷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这就去救她。“

”等等。“肖婷紧紧地拉住他的手,”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看这棺材应该已经做成很久了,上面还写着谢思丽的名字,一定是她死的时候就装在这口棺材里的。可现在它怎么会跑到食堂里来了,死人会自己带着棺材满处乱跑吗?“

肖婷的话叫刘炎宾十分疑惑,想了想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帮助她,说不定就是刚才的那个鬼做的?“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还是等等。“肖婷好像还有些疑虑,猛地一拍脑袋说道,”我先给耿欣蓝打个电话,说不定她会知道一些谢思丽死后的事情,因为她和谢思丽住在同一个地方。“

刘炎宾看着静静的大厅点点头。

”你们都被谢思丽给骗了。“电话刚刚接通,还没等肖婷把话说完,耿欣蓝就大声地说道, ”谢思丽死后不久,我就看见过她的鬼魂,差点儿没把我吓死。后来还是我父亲请来了一位大师,才把她送走的。“

”她去找你干什么?“肖婷惊问。

”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不忘旧情回来看望我的。“耿欣蓝说道,”后来还是通过那位大师的口,我才知道,她其实是回来找你的。“

”找我,为什么?“肖婷不由得一抖,拼命地眨了眨眼睛,问道。

”你还记不记得她曾经给你买过一把梳子,那可是用一种特殊木材制作的。当初我们并不知道,这种木材可以招魂,如果两把梳子合在一起的话,就可以把谢思丽的魂魄招回到身体里,也就是复活。“

”她找我就是为了要回这把梳子?“肖婷看着手里的梳子,一时间惊呆了。

”哪里有那么简单啊,要是只是要回梳子,我也就不会这么着急了。“耿欣蓝说道,”那把梳子虽然特殊,但还不足以叫她复活,还要拥有这把梳子的人,也就是你帮助她合魂,用你的魂魄代替她的魂魄去阴间。否则,鬼差还会来抓捕她的。“

”这么说,她这是来害我的!“肖婷被吓得脸色惨白,手机差点儿掉在地上。

”是的。“耿欣蓝肯定地说,”刚才你说是她救了你的男朋友,我想她一定是在利用你的男朋友找到你。所以现在你们要立刻离开那里,最好找人来帮忙。只有镇住她的魂魄,才有可能救你。“

”我知道了。“肖婷的声音已经无法听清了。

放下电话,肖婷再也不敢耽搁,拉起刘炎宾就打算沿着原路逃跑。

可是,已经晚了,那口摆放在墙角里的棺材,忽然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声响,沉重的盖子竟然被猛地掀翻到了地上。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的谢思丽正慢慢地坐起来,对着二人冷冷地笑着。

”肖婷,你们果然来了,就知道你是一个怀旧的人,一定会带来这把梳子的。“谢思丽说着,身体轻轻一弹,就从棺材里飘了出来,径直向二人飞了过去。

”肖婷,快跑!“刘炎宾大喊一声,飞快地把浑身瘫软的肖婷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由于甬道狭窄,身材娇小的肖婷完全被刘炎宾挡住了,可这也无形中给急于逃跑的两个人设置了障碍。

”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谢思丽的魂魄如飞一般地飘了过来,单臂一挥,冰冷的手指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刘炎宾的肩膀,用力一推,刘炎宾踉跄着摔倒在地上。

肖婷也摔倒了,她努力了几次,却怎么也没有爬起来。

6.斗智斗法

谢思丽的魂魄掠过刘炎宾的头顶,落到了肖婷的身边,一只手恶狠狠地抓住了她的衣领。

”不许伤害她!“刘炎宾高喊着,把手里的铅笔掷了过去。

铅笔打在谢思丽的身上,滚动着落到了地上。

谢思丽笑了起来,然后面目狰狞地对着刘炎宾说道:”你真的很天真,居然相信这支铅笔会救你们。实话告诉你,你杂志上的电话号码是我的,电话也是我接的,要不然你们怎么会上当?如果不是那个电话,肖婷也不会带着梳子来见我。“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一步步地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抓到肖婷?“面对被谢思丽抓着的肖婷,刘炎宾已经不再害怕了,他愤怒地问道。

”也不全是。“谢思丽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吓得几近昏厥的肖婷,”我是你看杂志的时候引来的,而刚才你看到的那个恶鬼并不是来抓你的,相反却是阴间派来寻找我的鬼差。我知道,自己一天不找到肖婷,就一天不得安生。而只有通过你才会顺利地找到她。为了复活,我只有牺牲肖婷了。怎么样,我的欲擒故纵之计使用得还不错吧?“

”无耻!“刘炎宾大吼道,”你居然利用我和肖婷对你的友情,来达到你复活的目的!“

”这要怪你们太单纯了,你们居然和一个鬼魂讲友情?“谢思丽再一次狞笑起来,”好了,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我还不想伤害你,如果我复活了,还可以代替肖婷,作为对你的补偿。“

”想得美!“刘炎宾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出血来。 谢思丽不再理会刘炎宾,一把夺过肖婷手里的梳子,拉着她就向那口棺材走去。

刘炎宾再次大吼一声,扑向了二人。可是,他再次被谢思丽打倒在地,只能绝望地看着它带着肖婷钻进了棺材里。

就在这时候,刘炎宾身后的甬道里,忽然腾起一团烟雾,那个刚刚来抓捕谢思丽的鬼差,竟然从烟雾之中飘了出来。

鬼差的动作极快,青烟一般掠过刘炎宾的头顶,双臂一抖,一条黑色的袋子就已经张开,”呼“地一声把那口棺材连同里面的人一同装了进去。

”肖婷!“刘炎宾大喊着,扑了过去。

”放心,她不会死的。“鬼差躲开刘炎宾,说道,”我早就把她的魂魄封在了身体里。“

”你一直在跟着我们?“刘炎宾更加吃惊。

”是的。“鬼差笑着说,”只有跟着你们,我才能够找到谢思丽。要知道,它已经不止一次地从我的手里逃脱了。因为它知道你喜欢读鬼故事,所以就把自己的电话写在了杂志上。“ 鬼差说完,轻轻地打开袋口,昏迷之中的肖婷从里面滚了出来。没等谢思丽的魂魄钻出来,鬼差已经紧紧地扎紧了袋口。

”这口棺材确实是谢思丽自己的,里面躺着谢思丽的尸体,要想复活,缺少了身体可是不行的,所以,谢思丽才会把它带到这里来。“鬼差进一步解释道。

看着面前的鬼差和悠悠醒转过来的肖婷,刘炎宾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保温杯 https://kuangdi16.cn.china.cn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