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推荐用一生等你原谅
2021-02-18 13:57:48

看呗网为你推荐小说《》,这里提供用一生等你原谅最新章节的阅读,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小说,都在这里。或许是酒精作用,程鸢为了寻找依靠,刚被沈修瑾接过手,就整个人都半挂在了沈修瑾身上,嘴上还嘟嘟囔囔,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用一生等你原谅》精选:

持续好几天,程鸢一回到家,面对的都是沈修瑾。

不是妻子回家看到丈夫的喜悦,大部分时间面对沈修瑾都是他霸道蛮横的床上功夫。

程鸢被他折磨的筋疲力尽,浑身各处也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吻痕,导致出门上班都得里三层外三层。

好在这几天沈风都没有来过公司接她,端倪没被察觉,这是程鸢唯一庆幸的事情。

在沈修瑾不断的折磨下,程鸢无处泄恨,正好摊上今天翻译所组织聚餐,为了晚点面对沈修瑾,一向不参加活动的程鸢破天荒的选择了参加聚会。

一瓶接着一瓶酒灌下去,喝在兴头上的程鸢根本没有注意到包里手机在震动。

连续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沈修瑾再也按捺不住,转向给助理打了电话。

“帮我查一下太太……程鸢,在哪儿!”

沈修瑾错乱的言语助理已经见怪不怪了,从总裁回国找他办事到现在,总裁一直都是先称呼程鸢为太太,随后才改口。

助理答应以后不过一分钟,程鸢的位置定位就到了沈修瑾手机上。

居然是酒吧!

来不及多想,沈修瑾驱车就奔着地址找过去。

沈修瑾到酒吧的时候正好是聚餐结束,所有人都拥挤到了酒吧门口。沈修瑾老远处一眼就看到了程鸢,她正在歪歪斜斜的靠在一个女同事身上。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低声咒骂一句后,沈修瑾大步向前,穿过人群,就到了程鸢跟前。

“这是我老婆,我先领回家了,谢谢。”

顾不上那个女同事是什么反应,沈修瑾就接过了程鸢。

或许是酒精作用,程鸢为了寻找依靠,刚被沈修瑾接过手,就整个人都半挂在了沈修瑾身上,嘴上还嘟嘟囔囔,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看着这样的程鸢,沈修瑾顿了顿,随后不容自己多想,便带着程鸢上了车。

驱车回到公寓,刚进门程鸢就吐了一身,然后往地上一趴就不省人事。

看着满地的污垢和浑身乱七八糟的程鸢,沈修瑾气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苦于发泄对象已经醉死了,沈修瑾只能又把气生生憋了回去。

沈修瑾先往浴缸里面放好热水,再熟练的脱下程鸢的衣服丢进垃圾桶,然后打横抱着程鸢把她轻轻放进浴缸,温柔细心的为她擦洗着身子。

这几天两人行事都是在晚上,基本不开灯,所以沈修瑾大部分时间都看不清程鸢的身体。

当然,沈修瑾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劲,也知道会在程鸢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痕迹,却没想到那些印记这么的触目惊心。

看到程鸢的身体,沈修瑾心中不免生出一股心疼与歉意。

程鸢这个女人真是折磨人,一下让他生气,一下又让他心疼。

让他,根本离不开。

经过这次醉酒以后,沈修瑾便开始每天都去翻译所楼下接程鸢回家。

“哎,那个人又来了。”

还没下班,程鸢就通过同事们的聊天,知道了沈修瑾已经到了。

“说起来也奇怪,自从他来以后,就没见到过沈风来了。”

“对啊,我天哪,哎,那个沈风不会是程鸢养的小白脸吧……”

“可能啊,听程鸢和这个人说话,他俩好像是夫妻啊,都住在一起了……”

“那沈风肯定就是程鸢养的情人。豪门总裁的娇妻下凡体验平民生活,顺便和自己小情人约会……”

同事们的闲言碎语渐渐牵扯到沈风,程鸢再也不想息事宁人,刚起身准备反驳,就被翻译所的老板刘哥压了下去。

“你们几个明天可以去财务领工资走人了,我们翻译所不需要用嘴办事儿的人。”

刘哥的一句话,让前一秒还热血沸腾的几个人,瞬间没了气儿。

刘哥以前受了沈风的恩惠,程鸢能进来这家翻译所,也是仗着中间这层关系进来的。

平了纷扰,刘哥转头拍拍程鸢肩膀,安慰道:“别放心上,都是没带脑子的人讲的话。”

程鸢点点头,冲着刘哥感恩的点头一笑。

刘哥身材有些肥胖,挨着程鸢站着,远处错位一看,这两人仿佛依偎在一起一样,加之程鸢感恩的笑容又是如此甜美,保不齐不明白缘由的人看了都会起点误会。

比如前来接人的沈修瑾。

“啊!”

随着周围惊叫四起,刘哥已经被一拳打翻在了地上。

“沈修瑾你干什么!!!

程鸢惊慌失措的一边要去扶刘哥,一边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怒声吼道。

“不准扶他!”

没管程鸢的态度,沈修瑾只是一个上步就抓住了程鸢想要去扶人的手。

“程鸢你最好管好你自己,不要什么苍蝇都往身上招,你不嫌弃,我看了还觉得脏。”

啪!

一个凶狠的巴掌落在沈修瑾脸上,让他瞬间脑袋有点发懵。

“道歉!”怒气充满胸膛,程鸢毫无畏惧。

“沈修瑾你跟刘哥道歉!”

啪!

一个巴掌的回敬,伴随着沈修瑾的低吼。

“让我道歉?你们还没到那个地位!”

说完,沈修瑾还指着刘哥的鼻子,冷厉道:“我不管你这家翻译所是接着谁的力气办起来的,总之今天以后是倒闭了,你们收拾收拾东西趁早回家。”

一顿冰冷却又霸气侧漏的教训以后,在场除了程鸢,谁都不敢发出一声大气。

沈修瑾冷哼一声,抬眼扫过程鸢,留下一句:“跟我回去。”后,便转身出门下楼。

看着沈修瑾远走的背影,程鸢忍无可忍,拿出手机找到了沈风,打了电话过去。

“大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这么几年,即便是被逼无奈,程鸢都没有求过沈风帮忙。

“我求你,帮我离开这里。”


长阳二手房出售 https://cz.c21.com.cn/ershoufang/c1565/pg1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