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男主角是慕容凡尘女主角是李芸的小说阅读-孤芳待君赏小说
2021-02-18 14:40:30
孤芳待君赏第19章 狠

大厅里有一张很精致的桌子,木雕的花纹看起来很漂亮。一盏灰黄的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好像一阵风就能将它熄灭。

地板是烂的,墙上的裂和地板的一样大。要说好一点的东西或许就是那屋檐了吧,起码不会漏水。可是厨房开水处的水却滴答滴答的流个不停。

这水声总是让芸儿觉得心神不定,觉得很烦。芸儿和岳欢说过好几次,但岳欢都只是敷衍,说过两天就会有人来修,直到芸儿快要走的时候她才真的找人来修。

“芸儿,你的住的地方好像有点脏,有空打扫打扫一下吧。”赖四突然站在门口对芸儿说。

“岳老板说的,她让我转告你”。赖四又把嘴巴凑到芸儿的耳边说。

“哦,我知道了。”芸儿说着便拿起扫把。

“还有你的房间太乱了,厨房周围的地方都很脏。还有……”。赖四小声地说道,害怕被岳欢知道。

其实都是岳欢说的,但她从不当着芸儿的面说,只会背后偷偷对另一个人说,就像背后放冷箭一样,这样的女人最可怕,不来明的,就爱玩阴险。背后捅到,刀刀捅胸口,然后笑着往你伤口撒盐,说是为你好,毒死你也是让你无后顾之忧。

岳欢是一个爱干净的女人,芸儿是知道的,从第一天见面就知道了。平常人洗一遍的东西,她要洗上十遍才觉得干净。还有那些已经破烂的东西,一点都不烂,要说烂那肯定是你弄烂的,我的东西,只能是好东西。

说也奇怪,原本觉得难相处的赖四,相处久竟变得有点熟悉了,虽然看着讨厌,却比那个伪善的岳欢真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赖四有好吃的东西,也会时常与芸儿分享。芸儿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好人。她讲话没以前那么尖酸刻薄了,开始会考虑芸儿的感受,懂得尊重芸儿了。

以前她总是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以为芸儿什么都不懂,总想把她的思想强加给芸儿。

记得有一次芸儿被她拉去街上看她儿子参加一个比赛,是个表演杂技的活动。他儿子头上顶着一个大碗。看得芸儿心惊胆战的。赖四信心十足的对芸儿说,她儿子一定拿第一。芸儿也相信,但是在芸儿心里第一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尽力。

结果却是让赖四大失所望,她儿子只拿了第三名,虽然也有奖励,但是赖四要的是“第一名。”她永远对自己要求那么高,对她儿子也是,甚至对芸儿也是这样,这让芸儿感到很反感。

其实她儿子不笨,只是永远都达不到赖四的要求。芸儿一直觉得她儿子活得很累,赖四活得更累。

赖四一直想改造芸儿,想让她变得和自己一样优秀。后来发现改变不了,反而被芸儿改造了。

如今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总是骂她儿子笨,骂她儿子哪里都不好,而是很耐心地教他,让他学会独立,学会照顾自己。

看到赖四这样的改变,芸儿自然是开心的,只是不知为何这样平静的日子,突然平静得让人觉得太可怕了。好像暗藏着什么危机,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蠢蠢欲动。

“芸儿,你想好了吗?”雨薏居然记得芸儿的家,她来找芸儿了。

“雨薏,你怎么来了?”芸儿问道。

“我在家实在是太无聊了,出来透透气。”雨薏说着便挽起衣袖。

“小雨在哪,我找她玩,对了,那件事你也好好考虑一下。”

雨薏说着便走出去找小雨了。两个小孩子,只要一碰到一起,便很开心。雨薏在客栈前的空地里拿着棍子比划着,小雨笨拙地学着。

不知不觉天空变得有些暗淡,芸儿不知何时起日子过得如此黯然失色,除了黑就是白,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甚至不知道下一顿该吃什么?

芸儿第一次那么早就想睡觉,第一次这样不安,似乎有什么要发生,可是不知道是什么。

滴答滴答,滴滴答答,滴水的声音越来越响。整个屋子里静得只听见这水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岳欢突然来找芸儿,芸儿那时刚好在刺绣,忽然被针扎了一下,手指出血了,芸儿用嘴吸允。

想来岳欢平常没事不会来找她的,除非是什么大事。

“阿芸,这儿住的还习惯吧?”岳欢故意绕开话题说。

芸儿知道岳欢醉翁之意不在酒,岳欢向来对她说话从来不会这么客气,至少也要带点架子。

“还好,一切都习惯。”芸儿附和着她。

“阿芸,其实说真的,我这里的条件也不是很好,让你们一家住这里,实在太委屈你们了。”岳欢还是露出她的狐狸尾巴了。

“没什么啊,我们适应了。”芸儿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什么,只是装作不知道。

“阿芸,你看一个没嫁的女孩子家,要是出了什么事,对你影响可不好。我这里虽说不算偏僻,但是这里什么人都有,再说了,你也只是住一年,要不你现在……”岳欢故意停住了,看了一眼芸儿。

“所以你的意思是?”芸儿瞪着岳欢,在等她回答。

“所以你们可以搬的话,最好这几天搬走吧,这房子我看着也破旧,找个时间我要好好改造一番。”岳欢终于装不下去了,直接把话挑明了说。

“这么着吧,你不走也得走了,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

岳欢越说越强势了,不给芸儿思考的机会。

“可是,明明你说让我们住一年的,押金你也收了,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你也太不诚信了吧!”

芸儿生气地说,差点想拍桌子了,不过还是忍住了。

“反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没啥好说的,你不走就不怪我赶你了,我是看你可怜才收留你的。别不识好歹的。”

岳欢趾高气昂地说,好像所有人都只可以仰望她。她说的都是对的,别人说的都是错的。

那个人看起来明明没有那么坏,更没有想象中的好。为什么有的人变脸比变天还要快,一转眼就是一个样,芸儿感到无奈,她趴在桌子上哭了良久,没有让任何人看见。

芸儿突然想起了雨薏,她想去找雨薏,却不知道雨薏的府上在哪?

一时间芸儿不知道如何是好?没有找到一份工作,甚至连暂时的家也没有了。当初自己还嘲笑余枫整天游手好闲,自己连余枫都不如。

余枫在哪?凡尘在哪?芸儿发现这段时间竟然被这些繁琐的事缠得连这么重要的的人都不想起。

此刻要是凡尘或余枫其中一个在她的身边,她都不会如此茫然,无依无靠,什么都要自己扛。夜晚一片浓雾笼罩着黑暗,让那夜空变得很沉,仿佛要压在芸儿的头上,喘不过气来。


儿童学习桌 www.gmyd.com.cn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