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步步惊婚爱妻不分朝夕小说全文完整版!
2021-02-21 14:35:13

《》男女主是秦舒顾修谌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想看全文免费阅读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往上面走了几步。秦舒壮着胆子往上面探了探头。“有人吗?”清脆的声音在楼道口回响。

《步步惊婚爱妻不分朝夕》精选:

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往上面走了几步。秦舒壮着胆子往上面探了探头。

“有人吗?”清脆的声音在楼道口回响。

无人回答。

正在秦舒试图再上一步的时候,薛季琛从门后出来,眼神幽暗,声音清冷的问道。

“顾夫人有什么事么?”

看着从黑暗中突然走出的人影,秦舒猛地吓了一跳。

眼神状似不经意间暗自扫过他身后,娇弱的女子,低头躲在他身后。影影绰绰,看不清她的神情,隐约之间感觉有点熟悉。

“没事,不过还烦请薛总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让女生哭的男人可不算什么好男人”眉头一挑,望向门后,意味明显。

薛季琛清俊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窘迫,倒是平添了几分笑意,声音爽朗之中透过一丝讥笑;“顾夫人,还真是G市的热心市民呢!”

“不如您先去办自己的事,比如说去许家参加家宴?嗯?顾夫人?”男人说完,便回过身捞起藏在自己身后的小女人。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顾修湛这群兄弟,也没一个是个好家伙。

秦舒内心不断的吐槽。

“哦,还请顾夫人提醒顾总别忘了我前两天半夜出诊的劳酬“走了两步,突然又想到什么,回头望向秦舒意味不明的轻笑。

风姿卓越的离开了,留下秦舒一脸沉思。

前天半夜?出诊?那不是自己胃痛被顾修湛送来的那天晚上么,那天难道薛季琛也在?并且是顾修湛以答应了他什么条件的交易。

秦舒越想越乱,自己就是简单的胃病,如果不是顾修湛半夜要挟薛季琛,根本劳烦不到他这样一个副院长来为自己看病。

脑中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段,顾修湛抱着她的路上,自己仿佛还被他的侧脸迷惑,伸手摸了摸他下巴处刚冒出的坚硬的胡渣。

真的是胃痛疼糊涂了,连脑子也不好使了,秦舒秀丽的小脸上全是懊恼。

薛季琛则拖着怀中的女人大步向前走去,遇见路过的同事也是大大方方温和的打招呼,仿佛没看见众人惊讶的眼神,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多么诧异。

被薛季琛夹在两臂之间拖拉着走,薛思思不停的挣扎。医院那么多熟人,万一被人看见多不好。

他刚来医院没多久,和一个见习医生在公共场所这样不雅,对他的形象多少有些影响

“你放开我!”柔弱的抗议又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羞涩,小脸红的像偷吃了的孩子。

“你给我老实点!”不顾薛思思的抗议,直接把手臂搭着的西装外套盖在她的脑袋上。

薛思思感觉眼前一黑,顿时一股熟悉的味道将她包围起来。知道挣扎不过他,索性自己也不白费力气。

被遮住视线的思思看不见前方的路,任由他带着自己往前走,竟也没有一丝害怕。

薛季琛把薛思思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随手一丢,她便圆滚滚的倒在办公室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脑袋被甩的一懵。

竟一时忘了将头上的外套拿下来。

回头将门关上,拉下办公桌前的百叶窗。回过头来看见,她还保持着刚刚倒在沙发上的姿态,就连衣服仍是盖在头上。

“你是想闷死自己么??“说着一把扯下自己的外套,丢向一边。

猛地接触到光线,不适应的用双手挡过刺眼的光线。因为刚刚两人之间不停的揉桑,胸前的纽扣不知道什么时间崩开了,而薛思思并没有注意到。

从薛季琛这个角度刚好看到她大半个雪白娇嫩的胸脯。深墨色的眼眸晦暗不明。

“自己去和爷爷解释吧“目光扫过她皱起的小脸,薛季琛别过身子不去再去看她,慵懒的躺在一旁的旋转座椅上。

“我事前并不知情!“薛思思试图为自己开脱。关于黎宸的告白,她事前的确不知情,是沈媚儿和他合起伙来自己才会就这么突然的被表白。

最后竟然还上了微博热搜,最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又销声匿迹的那么快。不过还好,爷爷没发现她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薛家为军政之家,对孩子门的教育一向军纪严明。一般与军政之家的任何相关的蛛丝马迹也许就会被别有用心之人拿来做文章。

所以她们在外一向对自己的言行举止十分的在意,须得体面。

薛季琛冷哼一声,完全不信她的说辞。

柯林说那个黎宸缠了她三年,那就是说自己前面刚出国,后面那小子就缠了她三年!

“小叔叔,你不会告诉爷爷吧!”薛思思从沙发上起身,双腿跪在沙发上,双手扒着沙发靠座,下巴抵在双手上,一脸祈求的望着薛季琛。

“我为什么要帮你?“旋转座椅上的男人冷眼扫过,钩唇问道。

“小叔叔是我的法定监护人,那我的过错就是你监护不力。“薛思思见撒娇对他没有作用。猛地从沙发上下来,嘴硬的说。

是的,他薛季琛,是她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

谁知道老爷子当初是怎么想的,竟然让他当她的监护人。当初12岁的薛思思第一眼见到薛季琛的时候就觉得他生的好漂亮。

后来知道他就是自己的监护人之后她还暗自高兴了好一阵。

不过后来的日子里,薛季琛对谁都是温和的模样,却唯独对她,永远都是冰冷的样子。

“你这是在威胁我?“他声音仍是清冷,不带一点情绪。

“我不管,反正是死路一条,要死一起死!“薛思思是豁出去了。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不敢去看他。

“搬回来!“男人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搬回去?

从他成为她的监护人开始,她就与他住在一起。不过他从来不去过多的约束自己,反倒是自己经常给他惹麻烦。

在她上了大学也就是他出国之前,俩人发生争吵,她一气之下搬出去自己租了间小公寓自己住。

“搬回来,我就替你保密。”他接着说。

“我都大了!”薛思思还想抗议,他要把自己绑在身边到什么时候?

“大了又怎么样?”

薛季琛走向前,大手抓起她的下颌。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裸露的脖颈之上,刺骨的冷。

“那还请小叔叔说话算话。”不甘示弱的迎上他的目光,薛思思冷静的说道。

小叔叔?

现在会叫叔叔了?之前一直缠着叫他名字。

薛季琛,薛季琛,薛季琛。声声入骨。


武汉景观石厂家 https://mingshishiye.cn.china.cn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