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主人公是夏寒烟苏皓轩的小说
2021-02-22 15:25:55

夏寒烟苏皓轩是小说《》的主角,是作者月月所著,文中主要讲述的是:不仅没法保护好母亲,守住夏氏,就连夏家,她自己的家都没能保住,还让苏皓轩不断地伤害自己。

《爱死在昨天》精选:

夏寒烟躺了一会儿,从床上起来,去往卫生间冲洗身体。

寒冷的冰水夹杂着滚烫的泪水从两颊滑落,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哭了多少次,心中弥漫着怒气和恨意,痛恨苏皓轩和宋依依,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不仅没法保护好母亲,守住夏氏,就连夏家,她自己的家都没能保住,还让苏皓轩不断地伤害自己。

她在心中暗暗酝酿着一个计划,像即将爆发的火山,她在等待一个机会,去完成她的计划。

夏寒烟走出浴室,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保镖进来将她带走。

不用猜,一定是苏皓轩派来的人。

她被带进一栋别墅,二十四小时被人监视着。他本来想趁着他们不备,出去买避孕药,但是她寸步难行,根本出不了别墅大门。

后来的一个月,每天都有医生来为她检查身体,意料之内,她怀孕了。

苏皓轩,我已经被你折磨的生不如死了,我绝不会让我的孩子也遭受痛苦!

夏寒烟坐在沙发上,抚摸着自己肚子,不出她所料,苏皓轩和宋依依不出半小时便来到了这栋别墅。

苏皓轩手上拿着离婚协议书,砸到她面前的桌子上,“签了吧。”

夏寒烟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沉默着,眼神阴郁。

宋依依生龙活虎的,一举一动都落落大方,俨然一副大家闺秀模样,丝毫不见之前恶毒小人的尖酸刻薄样子。

宋依依见她这般模样,立马劝道:“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将孩子生下来,这栋别墅就是你的,还有巨额赡养费。”

夏寒烟笑了笑,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上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赡养费,呵,我又不是你妈,受不起。”她嘲讽着说道。

看着夏寒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苏皓轩感到莫名烦躁,二话不说,就走了出去。他不想再看到她的样子,这令他感到心慌。

“再过一星期就是我和皓轩的婚礼,欢迎来参加。”宋依依留下一封请柬,立马便跟着苏皓轩离开。

夏寒烟看着请柬上二人恩爱的模样,心脏隐隐作痛。

呵,婚礼,狗男女,我不会让你们幸福的。

不一会儿,手机便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是银行转账,她看着那一串数字,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这笔钱足够她完成计划,度过余生了。

一周后,二人如期举行了盛世婚礼。各大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媒体,小媒体,均到场,可谓是空前盛况。

夏寒烟看着电视上二人婚礼的直播,摸着肚子,宝宝,过了今天,我们就自由了。

宋依依身着洁白婚纱,慢慢走向苏皓轩,二人深情对望,携手同行,接受众亲朋好友的祝福。

苏皓轩将戒指温柔戴进宋依依的无名指,低头轻轻落下一吻,好不温馨的画面。

当年,他们的婚礼是怎样?几桌酒席,简陋婚礼,互相交换戒指后他便丢下她一人离去。

“亲一下,亲一下,”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苏皓轩深情吻住宋依依。

却在此时,他的手机不适宜的响起,震动不断。

“接一下吧,可能是急事。”宋依依心中不满,却还是故作理解,温柔地说道。

苏皓轩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别墅保镖的声音,“总裁,不好了,别墅起火了,我们发现的时候,一片烧焦的废墟,什么都不剩了。”

苏皓轩闻言怔住,良久才问道:“她人呢?”

“对不起,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被烧的体无完肤,断气了。”

苏皓轩不作任何犹豫,立马往门外冲去,不顾宋依依在身后大叫他的名字。

婚礼现场因为新郎离开,乱作一团,宋依依紧握双拳,看着他着急狂奔的背影,心头升起一股恨意。苏皓轩,你怎么可以离开,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

苏皓轩感到恐惧,一路快速跑着去停车场,一直在心中默念:夏寒烟,你一定没死,那肯定不是你,那不会是你的,你不会死的……


儿童书桌 www.gmyd.com.cn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