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高歌慕云泽
2021-04-05 22:02:35

主角是高歌慕云泽的小说叫做《》,这里提供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高歌慕云泽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刚上车,方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高歌喘气儿的功夫,摁了接听。

内容精选:

“师傅,瑞景新城。”

从森瑞出来,一上计程车,高歌就腿软了。

慕大总裁的眼神杀,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

刚上车,方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高歌喘气儿的功夫,摁了接听。

“你去哪儿疯去了,刚刚电话怎么打不通?”

“啧——,什么叫疯去了,我那时奔着工作去的好吗,方经理不在,我得自力更生啊。”高歌声音顿了顿,“我去森瑞跟慕总谈代言去了。”

方糖一怔,咆哮道,“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再说,你说,你是不是又没管住自己,贴上去了?”

高歌……

见高歌不说话,方糖以为自己猜中了,气得捶胸顿足,“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姓慕的一示好,你魂儿就没了,立马冰释前嫌就回去,你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他能背着你偷腥一次,就能有第二次,你想想你身边每天睡着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女人的床上下来的男人,你自己不嫌恶心?”

高歌捏了捏眉心,“方经理,你真的……少看点狗血言情小说吧,慕云泽虽然有点儿混蛋,但还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渣。”

暮云泽虽然只上·床不谈感情,但绝不是滥·交的人,至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并没有碰过别的女人,甚至包括林姿。

出轨……并不是她选择离开的理由。

她垂下眼帘,伸手拨了拨车前挂着的平安符,轻声道,“我只是突然发现,原来我并不是不需要回应。”

方糖听她这么说,声音也弱了下来,好久才道,“所以才说你做得对,早点儿离开,早点儿断了念想,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错过你,是他的损失。”

高歌笑了一下,“对,方老板说的都对,中午想吃什么,我顺路捎回去。”

“白切肉,酱肘子,墨鱼丸,清蒸大闸蟹,麻辣小龙虾……”

“……你不是要减肥吗?”

“我是说这些我都不吃。”

“……”

见过慕云泽的第二天,高歌接到内衣公司的电话,说要跟她解除合同关系,由于对方单方面毁约,愿意赔偿高歌三倍的违约金,至于为什么不用她了,对方支支吾吾,临走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方糖一直啧啧称其,问她是不是潘越廷良心发现了,高歌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还能是谁呢,她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点破罢了。

下午,高歌去见了顾川。

其实《宿命》这部戏中,其他的角色,顾川心里一直都有方向,只有这个养女的角色,一直没有敲定人选。

从高歌主动联系他开始,他对这个角色的定位就有了眉目,撇开他自己对高歌的这层好感,高歌本身的形象就特别适合这个角色。

她五官秀丽,气质绝尘,本身又学过画画,演技也可圈可点,见到高歌之前,他可能还会动请圈内影后级别的女艺人来诠释这个角色的念头,见到高歌之后,一下子就敲定了她。

两边一拍即合,当天就签了合同,至于片酬方面,高歌也特别实在,就让他按照她现在的身价给,到时候,哪怕是片子大火,也决不再多收一分红利。

这种好片子难得一见,其实就算没有片酬,高歌也愿意去演,她从来没想过大红大紫,但是在娱乐圈走一遭,总想留下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顾川将合约放进包里,看了眼腕表,笑着说,“刚好到午饭时间了,聊了这么久,你们俩也饿了吧,不如一起吃个饭?”

方糖刚要开口,高歌在桌子下踩了她一脚。

“啊——”

方糖叫了一声,眼神瞥向高歌。

“方小姐怎么了?”

顾川关切的询问了一句。

方糖干笑了一下,缩着脚趾头,道,“顾导,吃饭的事儿下次吧,小歌一会儿还有一个试镜,我们得先走了。”

“这样啊,”

顾川有点遗憾,“那就只能下次了,对了,试镜地点在哪儿,我送你们过去吧。”

方糖眼神有点飘,“那个,在……”

“不麻烦了,”高歌插话进来,“我毕竟是公众人物,顾导回国肯定也看到网上那些新闻了,我可不想再多一个绯闻男友,还是导演级别。”

她笑着,说话半真半假,却委婉的拒绝了他。

顾川身为导演,自然也知道媒体的嘴巴有多厉害,虽然他挺想成为那个绯闻男友,但绝不是这种情况下。

“好吧,那你们路上小心,这几天其他角色陆陆续续也要定了,到时候我电话联系你。”

“好,谢谢顾导。”

顾川叹了口气,“小歌,你其实不用跟我这么生疏的。”

高歌眨着眼睛开玩笑,“哪有生疏,只是怕叫习惯了,到时候拍戏叫漏嘴,毁了顾导的清白。”

顾川也被她逗笑了,好一会儿才道,“走吧,一起下楼,我看着你们离开。”

“好。”

等坐上车走远了,方糖跺了跺忍了一路疼的脚丫子,斜了高歌一眼,“你干嘛一直拒绝人家顾川?多好的小伙子,还对你痴心一片,你好歹给人家一点回应。”

高歌挑眉,“你喜欢你拿去好了。”

当年那么尴尬的拒绝,现在被甩了跑回去找人家,成什么了,再说,顾川那样的,还真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做朋友可以,恋人就算了吧。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不喜欢感情上玩暧昧。

“别了,大导演我可要不起,而且啊,姐姐我现在已经被预定了。”

方糖说着,晃了晃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小脸飘着笑,看上去贱贱的,却幸福无比。

高歌有些羡慕,笑着道,“方老板戒指都收了,打算什么时候下嫁程家啊?”

方老板横她一眼,“等着吧,让哀家先享受几天当女王的滋味,小鸽子,你可得赶紧红,哀家下嫁就等着你那份价值连城的贺礼呢。”

高歌立马配合道,“喳。”

把方糖送到景瑞新城,高歌就离开了,刚刚签合约的时候,就收到了高建明的信息,要她早点儿回去,说有事要跟她谈。

应该又是让她回公司的事吧,高歌叹了口气,刚要回条信息过去,手机就响了。

她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几秒,摁了接听,“高歌,你在哪儿?”


生产洗涤设备 https://xdsb888.cn.china.cn
相关新闻
联众百姓网